科技巨头微软和区块链联盟超级账本(Hyperledger…

  • 时间:2019-08-12
tjelli.comlychaoqunzgc.com

一个明星区块链项目的400天浮沉录:底层服务商转型发币两天募2亿退潮时CEO直播离职编者按:“公司难道不会提前做规划,预留好资金吗?”尽管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,坐在记者面前的A先生说起TTT项目(代币为TTT),依然语带愤懑。就在这次与记者的交流之前两个月,8月中旬,TTT项目开始裁员。一周后,TTT项目创始人,同时也是区块链领域曾经的明星人物周政军视频直播离职,震动币圈。此时,距离TTT最高光的时刻——两天融到2亿元资金,才8个月时间,而距离它这一项目最初团队的成立,也仅400余天。

与其他很多ICO(区块链行业术语:首次币发行)项目不同,TTT是从一家最初做联盟链的底层技术服务公司转型而来。“联盟链赚钱比较慢”,其前员工B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于是,2017年底,北京信物互联在澳大利亚注册成立了TrustNote基金会,并在今年初开始私募。就是这样一家自称良心技术流的“非典型”ICO项目,却成了今年以来从无限风光到哀鸿遍野的币圈的一个典型故事。每经记者向江林实习记者刘永生实习编辑卢九安●曲未终人已散:创始人直播离职刚入职时公司说预计资金足够烧2年,1个月之后说只能维持1年了,又过了10天,得知只能烧半年了,再过了10天,老板召开全员大会,委婉地宣布裁员解散。一周之后,老板也离职了。

如同其他很多ICO项目一样,悲剧同样从币价下跌开始。在TTT前员工C看来,公司最后衰落的转折点,是以太币跌下2000的时候,也就是8月中旬。“公司顶峰80多人,每月成本支出200多万元。但ETH不断下跌,年初一个换1万元,现在只能换2000元。但不管什么价格,ETH跌了,不舍得,也得换。后来(8月20日)我们就裁员了,留了十几人吧,其他人都劝退了。

”A先生是在这之前两个月入职的。刚入职时公司说预计资金足够烧2年,1个月之后说只能维持1年了,又过了10天,得知只能烧半年了;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最糟糕的是又过了10天,当他走出地铁,还在感叹如此风和日丽,难得的好天气,刚到工位,屁股还没坐热,老板召开全员大会,宣布公司资金目前已经难以维持这么多人的开销了,眼含泪水向所有人鞠了三个躬,委婉地宣布裁员解散。才入职两个月,就面临如此局面,他愤懑地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吐槽:“公司难道不会提前做规划、预留好资金吗?”宣布裁员之后不到一周,8月25日,周政军进行视频直播,直播中拿出了一个自己做的账单,来阐明年初募集的2个多亿为什么现在只剩1000多万元。直播结束后,周政军宣布辞职,退任做TrustNote项目的社区顾问。